24小时免费保湿热线400-628-9628

狮子国中的裸女

2017-06-06

东方航空班机直飞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航机在万米高空飞向西南,飞行约7小时许扺达科伦坡机场。该国时间较我国晚两个半小时,抵达时为当晚11时许,通关方便,当地导遊接着,合掌为礼,並为每一遊客献一鲜花花环,令人颇觉温馨。出得机场,便觉热气阵阵,我们似乎又重回夏季,当晚送入机场宾馆休息,众人各归房中休息无话。

自机场旅社向东北方向行驶约4小时许到达斯基里亚。一路上滿眼青翠,椰林遍野,似未见田亩、农夫。至一处,透过树丛见有棕色山岩横亘于前,导游称便是狮子岩了。

想去看狮子岩,是此次斯里兰卡之行最初的动因,旅行资料上描述该景点有“澳大利亚的艾尔斯岩加上柬埔寨的吴哥窟”之说。吴哥窟是去看过的,在科技尚不发迏的古代,建成如此规模巨大的、工艺精美的建筑群,不由得你不敬佩人力之伟大。艾尔斯岩在澳洲沙漠之中、人跡罕至,一直无缘得见,不过从图片上看,厐然巨石突兀荒原之上,亦足令人惊叹自然之雄奇。两者兼得的狮子岩自然是值得一看的了。

狮子岩的正式名称为斯基里亚峰,为一巨石突兀于平地之上、海拔349米。狮子岩的历史亦甚值玩味,公元477年其时的达都舍那国国王达森迦利为其长子迦叶波所杀,迦叶波为皇长子,本来继位有望,唯其生母出身低微,而其弟目犍连则为王妃印度公主所生,因两人之母贵贱有别,迦叶波逐渐失宠,继位难望,遂弒其父並目犍连之母等而篡位。篡位既成,因恐逃亡印度之弟回国复仇,乃将国都自阿奴拉特普拉迁至斯基里亚,为安全计,在斯基里亚峰上大兴土木,建成豪华宫殿,山下则开掘人工湖、护城河、建造花园供其享乐。迦叶波在位18年,公元495年目犍连在其印度外公帮助之下复国,迦叶波战败自杀,斯基里亚峰上的宫殿从此无人问津。

斯基里亚峰上的宫殿据说甚至被世人遗忘,直到1894年方被欧洲的一位考古学家发现。如此说来此地之宫殿被遗忘近1400年,远比柬埔寨丛林中的吴哥窟、秘鲁安第斯山中的马丘比丘要远久得多。不过想来这或许也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是“欧洲中心论”的思维。此处的林不算密、山不算高,土著民未尝不知山上有些断垣残壁,只是他不知其历史、考古、艺术上的价值,不会圈起来收门票、更不会向世人宣传说是“艾尔斯岩加吴哥窟”罢了。16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入侵,主要也是入侵沿海地区,掠其香料、珠宝之类有经济价值之物品。这斯基里亚在岛之中部,石山光秃,掠者未必心仪,或许视而不见。到了19世纪后期,资本世界成熟,有了文化掠夺的基础,探险家、旅行家、考古学者到世界各地奔波,吴哥窟、马丘比丘、乃至我国敦煌的藏经洞、不是大多在这一时期被他们“发现”的吗?

不管怎么说吧,被重新发现了的狮子岩目前已成为斯国旅游的一大景点,其看点有三:

一是山形若巨狮卧伏于地,故有狮子岩的俗称。斯国之民于狮子情有独钟,他们的国旗上就有狮子的图形,而且自古以来就一直被人称为狮子国。缘是他们认狮子是最強大的动物,虽然斯里兰卡岛上从未有过狮子的踪影,但並不妨碍他们自认为是狮子的传人,就犹如我国民众自认为是龙的传人一般。为应其事,在半山道上、迦叶波时期曾塑一巨狮之形,不过早已崩塌,今只余狮之两前爪,各有一米多宽供人指点。


二是山上宫殿经1500年之风雨,皆已呈废墟,虽然规模确实不小,然屋既无存,似难比于吴哥窟之令人感叹了。宫中原有许多精美壁画,自然亦皆无存,然一处山岩石壁上尚残存20余幅仕女图,所绘仕女皆有冠带而裸上身、下体则为云雾所遮,丰乳细腰,形态优美,以红、黄、绿、黑诸色绘就,至今犹甚鲜艳。被视为斯里兰卡古代艺术诊品,1982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三是山道上有一墙,其光如镜,上面镌刻有迦叶波王朝时期的诗歌,千年风雨之下,竟还有若干尚可辨识。僧伽罗文多圆形,大圆中套小圆,华人多戏称其为蜗牛文,吾等自不识蜗牛,但该国已有学者整理出版,我国亦有译文,试举一首为例:“两女相依各美颜,恰似紫荷绕金莲,黄昏登顶抬头望,疑是双葩开眼前。”人说诗是不能翻译的,弄不好气韵尽失,我读此诗亦有同感。不过总是1500多年前遗存,可以窥见其时的社会、文化、审美观念,应该也是有价值的。

狮子岩山不为过高,但山路较陡,当地有土著居民多四、五十岁男性,形体消瘦、衣衫破旧,见有年岁稍长者、不论男女,即尾随左右,上坡时以手扶人之背,为助力之意,挥之不去,索要小费,令人不快。想起我国西南山区景点,有抬滑竿的,抬人上山,尽挣力气钱,令人敬佩,斯国此类人员谅无此力。


解决之法,我想是:援其建一缆车,並将此等人员录用做点小事,使彼等亦有生计,则主客皆便。


点击阅读下一篇文章:

和少女接吻后

云中漫步

螨虫--导致干眼的又一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