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免费保湿热线400-628-9628

爱在深秋

2017-01-13

做医生,我们最大的成就和快乐,是为病人解除痛苦。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病人和医生,医生和患者一起,都像朋友或者战友,我们唯一的敌人是病魔。    

我今天讲一个我和病人的故事,让大家知道,做医生,我们最大的成就和快乐,是为病人解除痛苦。这是我19年前行医的一个小故事,绝对真实,而且里面提到的人有些人也认识。1997年,一个很平常的日子,我接待了一个不平常病人,那个病人家属是英国皇家黄金珠宝鉴定高层,中国人,她母亲在北京一个医院监护病房,心衰,寿命不久了,他也10年没有回来了,他因为母亲有病回来,想着见母亲最后一面,但他母亲双目失明,看不到他,他和母亲都很难过。估计是白内障,想让我去看看他母亲有没有机会手术,他想让他母亲走之前见他最后一面,后来我拿着手电去了病房,看到双眼全白白内障。

但是,她母亲身体不可能承受手术,他百般求我,让我一定答应给他母亲手术因为他打听了,那个时候我5分钟做一个白内障,是他知道最快的。这样他母亲身体应该有机会承受手术,从医疗常规来讲,肯定不应该手术。充血性心衰,在监护室,随时有生命危险。 这是目前能够查到的白内障手术禁忌。如果患者直接死在手术台上,患者要告我的话,估计我要成为囚犯了。但患者的心情可以理解,10年没见,母子情深,希望临走前看得见儿子。患者家属说愿意签署任何协议,做公证都可以,只是希望能完成她母亲和自己的愿望。我真的受不了别人那种期待的眼光,那种对于亲情的渴望,如果我拒绝了家属和病人,我估计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我做了决定,做。但我做了决定还不行,还要领导批准。感谢陈扬院长,她是我们中心的主任,感谢北京医院的高岩教授,他是我们中心顾问,老板也很信任他。是他们的信任,让我可以实施这个手术。


当然,手术前的准备还是很必要的。常规准备就不说了,医院甚至几乎把监护室搬到了手术室。院长亲自做监控,其实手术大家应该很清楚,白内障手术的痛苦比霰粒肿还轻,不过我还是给她打了利多卡因球后麻醉,我想只要麻醉没问题,手术中的风险应该更小,手术非常顺利,手术结束以后,病人病情稳定,我嘱咐ICU的医生,病情有什么变化及时通知我,手术结束的时候注意了几个环节,粘弹剂尽量吸出干净,术毕的眼压在Tn的水平,免得晚上出现眼压高。我担心病情变化,尽管手术顺利,但病人万一坚持不到明天摘纱布,还是不能实现病人的愿望。我想,万一不行,随时摘掉纱布。因为我自信患者半个小时以后就可以恢复视力。

我之所以没有提前摘掉纱布,是因为担心病人手术的刺激和应激,加上打开纱布,病人看见儿子的惊喜,会出现意外。在那时刚听说天津某家医院一个老年白内障患者第二天打开纱布看见后,开心的大叫“我看见了”,随后就去了极乐世界。这个病人的身体条件更差,所以打开纱布看见那一刻,也是生死考验。第二天早上,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患者家属也来了很多,医院ICU也严阵以待。我给病人打开的纱布。嘱咐病人,她马上看见,但最重要的还是保持心情,不能激动。我就不用文学的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景象了,我只是很平淡的告诉结果,病人视力0.8。我差点又一次接受跪谢,但我坚决的扶起了家属。后来病人提出给我不菲的感谢费和去英国的旅行邀请,我都拒绝了。不是我高大,是我也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其实那个病人好像只活了五天。


在2005年,我在武汉也做了一个心率只有36次的白内障患者,其实也是源于这次的经历。估计群里武汉艾格的老员工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我今天讲这个故事,是想说,做医生真的好难。你每天可能面对不同的病人,不同的病情,在情和法之间权衡,尽管我们不是执法者。这个病人,我可以冒着风险为她手术,但有些病人,我有100%的把握,完全符合医疗规则,我仍然拒绝手术。因为我需要患者的理解,理解万岁。我相信大家和我有同感,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病人和医生,医生和患者一起,都像朋友或者战友,我们唯一的敌人是病魔。       

另外,我想说的是术前足够的沟通及说明预后是挺重要,这能让患者感受到医者无私帮助其时,就可更易沟通。

 谢谢大家,希望我今天的小故事,激发更多的老师同学们,讲述自己行医的故事。故事很短,但愿对大家有启发,医生,其实是一个很伟大的职业。



点击阅读下一篇文章:

揭开事实的密码

浓与水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