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免费保湿热线400-628-9628

我知道你的眼睛最美

2016-11-01

  

   你双眸明润如月。你对我说过,人来世上,出生的第一眼看到光,这世界便闪耀起来,世界何等之美,眼睛映射和认知世界的本真初始。万事万物,任凭最丰富的想象力都抵不上亲眼所见的真实美好,郁郁葱葱的苍翠群山,繁花织簇的锦绣原野,荡漾轻盈的叶叶扁舟……但眼睛看不清甚至看不见,是如何苦痛。


 感谢你的爱和教育,转眼我已做了二十九年眼科医生,我看到的眼睛不计其数,即使只论近视手术也有几万以上,我从内心也感谢无数经我手诊治的患者,让我看到更多善美的光。我看到的眼睛,诚然,从来没有一双是完美的眼睛,但至少在我看来,也几乎没有一双是不美的眼睛。我觉得没有一双眼睛不美,是因为做医生的角度,无论看起来多么糟糕的眼睛,有光,就有一切。退一步而言,无论眼睛只存多弱的光,无论多张牙舞爪的伤口,我知道在全力救治之后,也总有一线生机。更何况,眼为心灵之窗,坦诚开启心扉之际,外在的传统审美的美与丑根本就无足轻重。  当然我知道美的眼睛,或形于外,无论丹凤含烟,还是叶梢依依,无论灼如艳阳,还是朗若圆月,常让人由衷倾慕;我也深知美的眼睛,更秀于内,但凡情义深重的眼睛,虽并非眉如远山,也非目如清波,非如炬如荧,却总让人深深依恋。


日复一日地看眼睛,在裂隙灯显微镜下,在眼底镜下,在角膜地形图Pentacam图中……细细看来,确从没有一双是健康完美的眼睛,美妙双眼到底抗不过无常,疾病如风暴侵袭,眼睛常一片狼藉。不幸染恙的眼,抱残守缺的眼,有时需要几乎无望的努力来守护,眼睛在我心中高过一切,即使心灵之光黯然,即使秀山春水不再,即使,看起来没有一丝希望。有些眼睛的缺陷当前无法再造。在奥比斯义诊筛查时看到一个被遗弃的男孩是Goldenhar综合征,只有一个眼,另一个眼是极度隐眼几无眼痕,另一半脸混元未分化,左半边鼻子及左颚没有发育开来。第一眼看过去我悲从中来,一万个祈祷有健康的眼睛是多么值得珍惜,第二眼看过去,我看到他的右眼黑白分明健康有光,他纯良无邪咯咯笑着,我的悲伤刹那间被融化,只想有一天我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有些眼睛可以在坚强中求得光明。我曾对一个随访19年的角膜营养不良的老患者说,基本上我这一辈子不能治愈她的眼疾。我给她做了四次激光,一再复发,加上她70年代做的一次角膜移植,她的眼睛可谓刀光剑影重重。她的部分子女及孙辈也有此疾,我也只尽力做到屡次激光而已,遗憾无法完全帮到他们。她竟凭混浊的眼睛中小小的透明区的光,一直做到生活自理,直到她因为脑梗和阿尔海默症已不再认得我,我仍然记得她乐观的笑声。随访中我们通过基因测试证实她的家族成员是L124H杂合子突变,于是有了新的对基因治疗的期盼,这一天应该迟早会来。


感谢你的爱和教转眼我已做了二十九年眼科医生,我看到的眼睛不计其数,即使只论近视手术也有几万以上,我从内心也感谢无数经我手诊治的患者,让我看到更多善美的光。我看到的眼睛,诚然,从来没有一双是完美的眼睛,但至少在我看来,也几乎没有一双是不美的眼睛。人生本身有诸多不完美,眼睛更是,很美很脆弱很易受伤,对眼的守护孜孜不倦,叹息和放弃只是少数。我的工作是近视手术,主要是全飞SMILE和眼内镜V4C,是聚焦光线,似乎“锦上添花”的手术,对于高度近视和一些在社会生活中遭受近视歧视的人则是雪中送炭。在我看来,每一手术不仅仅是外科技艺,更是善与美的结晶,白内障手术的光明重现之美,玻璃体视网膜手术的绝处逢生之美,眼肿瘤手术的死里逃生之美,正是出神入化的精湛施治,使眼睛之美再放光芒。


我的眼里只有眼睛,个人成长中深刻感悟到我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有眼病的病人,是人。我的眼里只有眼睛,国内外交流中日益体会到诊治技术的每一个进步,有赖于无数人协作奋进,是偶然,更是必然。我的眼里只有眼睛,所有与眼睛相关的美好的一切,都深深吸引我,总觉得那是一道道最美的光。有一次在阿纳海姆的美国眼科年会,我在大门口看到一位风度翩翩的老人独自进门,又转身出来,一会又进去,我认得他是前辈张效房教授。他当时已年逾八十,仍然参会学习,自己独立前往,没有一个随从。今年他获评为全国最美医生,九十六岁还在精神抖擞地出门诊看病人,在眼外伤领域救死扶伤的辛勤耕耘之美,让人敬仰感动。另一位默默无名的九十多岁眼科老人在我心中也是最美医生之一,他当年为国家使命,隐名埋才,几年前他才回沪定居。有一年春节前我随老师们去拜年,看到他矍铄清朗,思维敏捷,对眼科充满爱护之情。他家窗明几净,墙上有他22岁时与太太拍的结婚照,剑眉朗目,英气逼人,媲帅那些历史人物画册中的年轻英姿。他和他的时代,是敢于献身的时代,奉献之美,让我肃然起敬。


我的导师褚老总是想法多多那是壮心不已、勇于探索的美。他当年别具慧眼,采集一个先天性白内障大家系,研究分子伴娘热休克蛋白转录因子HSF4基因突变与先天性白内障机理,是中国眼科医生首次登上Nature Genetics杂志封面。更有佳话流传,他的女学生去中科院做该实验,与另一实验者也是共同第一作者相爱结婚,分子伴娘,也真可以成红娘月老。美好的光芒长传,十四年后刘奕志教授晶体领域的研究登上Nature,这次是石破天惊的干细胞转化医学的成果,刘教授利用内源性干细胞原位再生出透明晶状体,并用于临床治疗先天性白内障,集约了他18年默默琢凿的眼光。这一伟大的创新之美,是属于未来的,时光流逝很多年之后,一定会允集更多光给先天失明者,为干细胞其他领域研究包括人体有生理功能的实体组织器官再生研究,也筑了一条光明之路。


有时,我也会对另一种美的求索投以钦羡目光似乎眼科医生更善于用眼睛发现美,比如摄影。世间桃花处处,人见人爱,花似佳人明丽清扬,或如洛神秋波流转的善睐明眸,又如黛玉似喜非喜的含情蹙目。桃花摄影比比皆是,唯有眼科主任“柳叶刀”最能摄出林芝桃花骨骼清奇、凌云隽永、遗世独立的美。看着他照片上恍如隔世的桃花,会想到奈良的樱花,置身宛如唐朝古都的建筑,奈良樱花具有东京和京都之花所无法比拟的遗世之美,然而,仍不及林芝桃花朵朵盛开。


金眼科银外科,每个家庭都多么高兴家中有个眼科医生,做人要做好人,做事要做好事,做医生要做好医生,你叮嘱我那么多次,要万万分敬畏眼睛。你双眸已不那么明亮,你秀发已然全白,你我将来落叶之栖,会在父母边上。每一朵花开,每一束光来,你让我悟美,爱美,心神明镜,我一直知道你的眼睛最美。



点击阅读下一篇文章:

话说烂眼边

给孩子不伤害的“爱”

蓝色“妖姬”让我如何不相思